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考古探秘

地方志 | 长白山神庙掀面纱 考古队探秘宝马城

2017-05-25 15:45:10 来源: 吉林日报 作者:
摘要: 压题图为宝马城遗址考古挖掘现场。(资料图片)①部分出土瓦当。②脊兽。记者 毕玮琳 摄③鸱吻残件。记者 张茜冬 摄建筑室外西北角。(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从安图县

 

压题图为宝马城遗址考古挖掘现场。(资料图片)

①部分出土瓦当。

②脊兽。记者 毕玮琳 摄

③鸱吻残件。记者 张茜冬 摄

建筑室外西北角。(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从安图县二道白河镇往西北4公里,有一处丘陵南坡。再往南50公里就是长白山天池。宝马城遗址就存留在这个绝佳的地方。晴空万里时,在遗址现场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长白山主峰。相传唐代刘仁轨将军在此地得宝马,故而得名“宝马城”,亦称“报马城”。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吉林省考古队在宝马城普查时发现一些指压纹瓦片,从而断定这座城为渤海始建,辽金沿用。以往学术界普遍视宝马城为渤海朝贡道上的重要驿站,但也有的学者认为是当时中京显德府下辖的兴州。为判明宝马城的年代与性质,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的专家从2013年开始,进行了尝试性挖掘工作。从2014年开始,又连续三年对这座城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工作。2016年在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刻“金”,“癸丑”等字样的玉册残片,为确认这座城为金代皇家祭祀长白山的神庙遗址提供了重要的文字物证。专家们究竟挖掘出什么文物,证明了这座城为金代遗址呢?

  2016年12月7日,大雪。记者采访了宝马城考古队执行领队、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副教授赵俊杰,此时他正和几位考古系的大三学生一起统计考古数据。

  金代祭祀的礼制建筑

  2013年,为了确定这座有着古老城墙的宝马城的价值,位于安图县的长白山宝马经济区向文物部门提出了发掘的建议。多年来,省文物局一直在计划对宝马城遗址进行发掘,经过报批,决定启动试掘工作,由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执行。

  2013年8月,本次发掘工作的执行领队、吉大边疆考古中心的赵俊杰博士率队来到宝马城。经过初步勘查,他们确认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内中部由南向北顺次排列有三个土台,看起来应为大型建筑基址,城内西北角也有一个土包,性质不明,“城墙已经破坏得很严重了,南半部湮没无存,门址不清。”赵俊杰说。经过测量,城墙现存的周长只剩下465米,高度不到1米,遗址的整体面积约为1.4万平方米。

  考古团队根据最新测绘而成的宝马城平面图,在充分考虑学术目的与城内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共选取5个试掘地点,布设探方两个、探沟3条,实际发掘面积88平方米。这次试掘,他们共确认了两座建筑基址,并对东城墙做了局部解剖,还发掘出了青砖、瓦砾、瓦当、陶制建筑构件、铁钉等文物。

  试掘工作完成后,考古科研人员开始对发掘的文物进行研究分析:比对其他遗址出土器物,发现与完颜希尹贵族墓地、扶余西车家店等金代遗址出土的遗物形制相似。赵俊杰说,宝马城遗址出土的文物,其陶质陶色、形制、纹饰、制法,都具有金代砖瓦的一般特征,而且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发现其他时期的遗物,初步判断宝马城的始建年代与主体使用年代均为金代。

  2014年8月,考古队伍第二次走进了宝马城遗址。这次,他们正式开始大规模发掘工作,首要任务就是确定宝马城遗址内建筑的用途和使用者的身份。这次发掘的面积达728平方米,发现遗址当中有一座大型夯土台基式建筑(编号为JZ3),还有环绕三座基址的回廊,并且清理出大片的砖瓦。“这座建筑,面阔3间、进深3间,东西14.4米,南北9米,室内无柱”赵俊杰说。对空间跨度如此大的建筑实行内部全减柱处理,在古代建筑中并不多见。

  这座建筑的地面上,都铺着地砖,考古人员在上面发现了多处涂着蓝彩的木材残迹,这表明,当时这座建筑的梁枋上应该有彩绘。而且,墙外倒塌的白灰上也有明显的红彩痕迹,外墙壁面处理方式,应为抹白灰后施红彩的做法,即红墙。赵俊杰告诉记者。他们因此判断,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面阔、进深各3间,外墙涂红色,内梁涂蓝色,砖墙,木构歇山顶建筑。

  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进行,出土的建筑构件遗物也越来越多,而且都制作精良,考古专家初步推断,宝马城内建筑址可能是金代用于祭祀的礼制建筑。

  考古专家依据当前的资料,进一步研究,在《卷三十五礼志八》中查阅发现:“金大定十二年(1172年),金世宗效仿中原皇帝封禅泰山之举,始封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并在长白山北侧建庙奉安,春秋之际遣派官员前往祭祀。金明昌四年(1193年),金章宗为了表达对长白山的崇敬之情,又册封长白山为‘开天宏圣帝’。”

  据赵俊杰介绍,在遗址发掘的那段日子,晴空万里时,从宝马城向南眺望,长白山的主峰尽收眼底,这也符合《大金集礼》中“(长白)山北地一段,各面七十步,可以兴建庙宇”的记载。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宝马城可能就是金代晚期皇家修建的祭祀长白山的神庙。

  种类繁多的出土文物

  2015年7月至10月,考古专家对宝马城中轴线上居中的土包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998平方米。此次发掘确认一座大型夯土台基(编号为JZ2),揭露出两条连接台基与东西廊庑的铺砖露道、河卵石墁铺的庭院以及两条排水沟,并清理出大片的砖瓦倒塌堆积,出土数量众多的瓦当、滴水、脊兽、鸱吻等陶制建筑构件和压栏石等石质构件,各式铁钉数百枚,以及少量陶器、瓷器、铁器和铜器。

  夯土台基由建筑台基和月台两部分组成,平面呈“凸”字形,方向北偏东7°,建筑台基东西宽20米,南北长约14米(因2014年度保护性回填工程覆土叠压,除东北角外,夯土台基北缘大部未发掘,南北长度数据为估算尺寸),月台东西长17米,南北宽8.65米,台基与月台高出河卵石地面约1米。台基上建筑面阔3间,进深2间,明间面阔略大于次间,中部金柱后移使得明间进深进一步扩大。建筑墙体破坏严重,东墙、南墙基本无存,北墙由于砖被人为取走而形成一条浅沟,仅西墙中段最底部保存较好。

  门砧与门槽形制清楚,门砧内尚有木材残留。建筑墙外的台基周匝东、西两侧平铺3排方砖,其外纵铺1排特质的长条压栏砖,最后以单层砖围砌包边。

  台基南侧接长方形月台,月台略低于建筑台基,北部铺地砖保存尚好,越向南保存状况越差,尚可辨7排。

  月台包砖倒塌严重,现存迹象可见约有4排条砖的宽度,外侧条砖为顺向错缝平砌,内侧条砖部分为横向。台基、月台包砖外侧为散水(指在建筑周围铺的用以防止雨水渗入的保护层),内侧为1排方砖,紧接台基月台包砖,外侧为两排立砖锁边。

  月台东西两侧和台基的交接处各有一条铺砖露道(指道路),一头以踏步与月台相连,另一头通往东、西廊庑。

  夯土台基东、西、南三侧的庭院内墁铺大块河卵石,河卵石之间填充黄土与细碎的料礓石,较为平整,与散水和露道的锁边立砖相接。庭院东西两侧各发现排水沟一条,均为明沟。

  出土遗物种类繁多,而以建筑构件为大宗,体现出非常高的工艺水准。瓦当均为兽面,形制基本相同;滴水种类较多,纹样不一;脊饰主要有凤鸟与人面鸟身的迦陵频迦,造型逼真,制作精湛;鸱吻虽已破损,但体量较大,纹样复杂,刻画细腻。铜器以鎏金铜环较有代表性,瓷器均为施化妆土的白瓷,而砖质棋盘的发现则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意趣。

  为进一步了解宝马城的建筑形制与布局,确定此遗址的性质,他们于今年7月对宝马城进行第四次挖掘。此次挖掘处为中轴线上最南部的夯土台基,目前的发掘面积为1200平方米。

  此次发掘的台基平面呈长方形,东西约宽19米,南北约长12.7米,高出原地表2米余,可知当时建筑的高大雄伟。记者从赵教授口中得知,台基上建筑虽已倒塌,但墙体、柱础石与室内铺地砖均保存较好。经考古人员初步观察,台基上建筑面阔3间,进深2间,门址位于中部,两侧有隔墙,为宋元时期典型的“分心槽”式山门建筑,因此这应当是宝马城遗址主体建筑组群中的山门。其东西两侧各开一门,外接宽约6米的回廊。

  山门内部和外侧均清理出大片的砖瓦堆积,所获遗物以建筑构件为主,体现出非常高的工艺水准,如兽面瓦当、凤鸟与人面鸟身的迦陵频迦脊饰、纹样不一的滴水和气韵非凡的龙纹构件等,另有白瓷器、陶器与铁器若干,墙外铺地砖上发现的金代“大定通宝”反映了建筑的使用年代。最为重要的是,屋内地面上出土了多块汉白玉质地的玉册残块,上有“癸丑”“金”“於”等字样,亦有的刻画龙纹。

  自唐代以来,帝王封禅山岳多用玉册,泰山就曾出土过唐宋时期的禅地玉册。宝马城考古队领队、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赵俊杰副教授认为,玉册中“金”字可能表示“大金”,“癸丑”干支应为公元1193年,即金章宗明昌四年。根据《金史·礼记》的记载,这一年章宗册封长白山为“开天宏圣帝”,出土文献与史料两相映证,已可确知宝马城就是金代祭祀长白山的国家神庙遗址。章宗汉学功底颇深,尤其擅长书法,玉册上文字俊逸,或为章宗御笔。

  一张“烫金”的中国历史名片

  宝马城遗址是近年来发掘的保存状况最好、揭露面积最大、也最为重要的金代建筑遗址之一,出土了大量做工精美的建筑构件和其他遗物,其建筑布局流行于金代高等级建筑组群中。结合遗迹和文献记载,可以推定宝马城遗址即金王朝长白山神庙故址。这些考古发掘收获,将为研究金代官式建筑的发展与演变以及当时的手工业水平提供重要材料。

  宝马城金代皇家神庙遗址的发掘,对研究金王朝关于东北边疆的经略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是边疆考古和北方民族考古的重大突破。这一遗址是中原地区以外首次通过考古发掘发现的国家山祭遗存,反映了金王朝对汉文化的吸收与认同,以及南北文化的交流与互动。地处长白山脚下的宝马城金代皇家神庙遗址,是一张“烫金”的中国历史名片,对于探索中华文化多样性及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与发展具有重要价值,必将产生深远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如何做好文化遗产的展示与利用,考古工作者和当地政府正积极行动起来。考古界的专家们建议,以文物保护为前提,尽可能把宝马城旧址挖掘出来,使其真正展示出文化遗产的价值,并在此基础上,与社会发展、文化产业、旅游业相结合。

  以往考古发掘、文物保护常常是投资大、产出少、观赏价值低。为吸引更多游客来长白山观光游览,专家建议制定整体旅游规划,在遗址的北侧轴线上按原比例恢复重建一座宝马城神庙,作为长白山天池景区附近的一处重要的文化景观,以增添长白山的文化气息。若考虑到资金问题,也可以将文化遗存以玻璃覆罩或回填后抬升式标示的方式进行展示,或利用声光电技术,投影再现出宝马城的原貌。

  参考资料:《金史》《大金集礼》《金史·礼记》《宝马城2015-2016年度发掘概况》等。

  专家简介:赵俊杰,现任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副教授。曾参加过宝马城考古、大安后套木嘎遗址考古。 (记者 毕玮琳 张茜冬)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