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内资讯

假“富士康”骗贷7500万 涉事银行违规放贷引非议

2017-06-05 15:30:46 来源:  作者:
摘要:假“富士康”骗贷7500万 涉事银行违规放贷引非议本报记者 崔斌伟报道确保资金安全,降低放贷风险,是任何银行审批贷款的重要考量。然而,2015年底,河南省驻马店市遂平县

假“富士康”骗贷7500万 涉事银行违规放贷引非议

本报记者 崔斌伟报道

确保资金安全,降低放贷风险,是任何银行审批贷款的重要考量。然而,2015年底,河南省驻马店市遂平县农商银行却发生了让许多人诧异的一幕——该行竟然给当地债台高筑的驻马店富兴电子厂贷款7500万元,富兴电子厂法定代表人郭保红在当地被众人称为“大骗子”。因贷款本息迟迟难还,贷款抵押物又涉嫌冒用,今年1月份,在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向公安机关报案后,郭保红随即因涉嫌骗取银行贷款被刑拘,现已经被检察机关批捕,案件正在侦查中。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明知这笔巨额贷款背后是“坑”的情况下,遂平县农商银行却依然坚持给郭保红放贷,这背后到底有怎样的交易?这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一场“富士康”招商骗局

河南省驻马店市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市。为了借力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招商引资成为当地各级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2012年春节,驻马店市顺河乡农民郭保红对外宣称他与富士康集团高层熟稔,可以把富士康集团招商至驻马店。考虑到郭保红近亲为某市副市长,确有一定的社会关系,这引起了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有关工作人员的注意,并多次与郭保红接触,期间该市一副市长还专程赶赴驻马店沟通此事。

2012年8月,郭保红注册成立了驻马店富兴电子厂,注册资金400万,股东是其老婆王某某。在2012年9月驻马店东西合作会上,电子产业园以富士康集团和台湾商人名义出现的时候,得到了时任驻马店市委、市政府领导的认可。2012年11月19日奠基仪式上,被介绍为富士康集团副总经理的田唯一发表了讲话。

能让富士康集团这个国际知名大企业落户驻马店,这成为驻马店市、驻马店经济开发区两级政府彼时的工作重心,并给予了郭保红许多优惠的政策。当地多家媒体以类似“富士康生产基地落户驻马店,年产百亿带动万人就业”为标题进行了多篇报道。

政府重视、媒体关注,当地许多建筑商摩拳檫掌,纷纷托人找郭保红,恳请承揽富兴电子科技园工程建设。

2013年3月9日,富兴电子科技园一期工程开工。郭保红借用建筑商贾留的承建商资质与自己的富兴电子厂签订承包合同。成为总承包商后,郭保红又将项目分包,收取贾留等多家建筑企业的质量保证金。此后郭保红又将项目的二期、三期、四期工程承包出去,收取承建商的保证金。

有媒体报道,郭保红先后收取60家建筑商的保证金近2亿元,仅屠益葵一人在2013年7月25日就缴纳570万元保证金。

郭保红边收巨额保证金,边让人垫资兴建,工程如期大肆开建。在这一过程中,郭保红更是频繁更替豪车、名表以显阔绰。但“空手套”游戏终会有露出真相的一刻。

科技园一期项目共计14万平方米,总造价1.5亿元。2013年5月30日,郭保红本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4家建筑商工程款5000余万元,但迟迟拖延。建筑商贾留等人因此起了疑心,但郭保红承诺从二期、三期的保证金中提出一部分给一期建筑商结账,并解释说“富士康”的钱随后可能打过来。在“自保”心态下,贾留和其他没有拿到工程款的承包商并没有及时揭露此事。

2014年8月16日,郭保红将“富士康科技集团”的烫金大字嵌入公司大门口,进一步假借富士康集团之名收取保证金。然而,23天以后,该招牌又变更为“富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号称投资10亿元巨资的“富士康”生产基地的谎言最终还是被揭穿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就有人不断向驻马店市公安局东高分局报案,控告郭保红虚构富士康投资建厂的事实骗取建筑商巨额保证金,并用保证金购买劳斯莱斯轿车进行个人挥霍等情况。

真相大白后,建筑商、材料供应商纷纷举报富兴电子公司及法人代表郭保红涉嫌诈骗、偷逃税款、拖欠工程款、拖欠民工工资、假冒“富士康”名义招商等违法行为。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6年开发区管委会涉及“富兴电子科技园”的信访量占到了开发区管委会接访量的80%,成为开发区管委会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每年春节期间,开发区管委会就不得不拿出巨资来安抚“富兴电子科技园”上访人员。

贷款人被抓,放贷人无责?

2015年12月14日,驻马店市委书记余学友就郭保红事件作出批示,要求“维护大局,确保稳定,妥善处理。”驻马店市自此还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

据一份落款时间为2016年6月20日的驻马店开发区管委会“关于富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有关情况的调查报告”内容显示,自富兴电子科技园进驻以来,开发区管委会作出了极大牺牲,显示了极为真诚的招商诚意。除了市、区两级政府投入人力、物力之外,开发区投入了约800亩土地的稀缺资源,共计投入约5.37亿元的资金,政府承担利息已达1338万元。投入之大,在开发区历史上是绝无仅有。

其实,早在市委书记余学友批示前。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就已经着手为这个假“富士康”找出路。他们多次与富士康集团进行过沟通,期间还联系了知名公司锜昌电子,真诚邀请其入驻。

为了解决拖欠工程款等问题,2015年初,驻马店开发区管委会令胡某磊为代理人,以开发区投资公司的名义签订收购合同,收购了富兴电子2号、3号两栋厂房,按照每平方米1800元的价格总共支付给富兴电子8280万元,但由于相关土地、房产手续不完善的问题,厂房并未及时过户到开发区投资公司的名下。

虽然没有过户,但该两栋厂房的实际所有人应该属于开发区投资公司。然而,2015年7月,郭保红竟然把这两栋厂房全部抵押给遂平县农商银行,11月份获得贷款7500万元。时至今日,郭保红拒不支付到期的贷款及500多万元的银行利息。

该抵押贷款行为,开发区管委会及下属开发区投资公司并不知情。许多建筑商也很纳闷,纠纷不断、诉讼不止的富兴电子厂是如何通过银行贷款的风控调查的?在厂房缺失土地、准建等手续情况下,尤其是产权已经被政府收购的情况下,贷款又是如何通过银行层层审核的?

遂平县农商行给富兴电子厂贷款7500万的消息在当地传出后,部分急需贷款、但屡次审批受挫的多个企业负责人更是抱怨不止:“我们企业没有杂音和纠纷缠身,经营、缴税也一直很稳定,为啥却贷不出来款?”

无论大家的疑惑再深,郭保红还是拿到了7500万元的贷款。因为其拒不偿还贷款本息,这让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坐立不安,因为银行一旦启动抵押物拍卖,这将意味着政府要白白损失8280万元。这个黑锅,政府绝对不会轻易背负。

据此,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以名下投资公司所属厂房被违法抵押贷款为由,气愤地向公安机关报了案。2017年1月16日,郭保红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不久后,郭保红因涉嫌骗取银行贷款被检察机关批捕。消息一出,便迅速成为当地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

有律师认为,驻马店市开发区管委会的此次报案行为,是想通过“先刑后民”的法律审判原则来保护自有资产,即一旦确认了郭保红在贷款过程中存在刑事犯罪,郭保红与银行的抵押贷款就可能无效。因审核不严,造成的贷款损失就该由银行承担,连本带息,这损失将高达8000多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此次郭保红以富兴电子厂名义贷款7500万元,并非由遂平农商银行一家放贷,而是由驻马店市农商银行下辖的2到3个县农商行一起放的贷款。之所以放贷的原因,是为了贷新款还旧贷,富兴电子厂之前曾在该行贷款4500万元,因为迟迟还不上,故此2015年11月,才又增加贷款额度。其中,4500万元偿还旧贷款,另有2000万元左右,刚到公司账户就被因债务纠纷被法院查扣,其实该次7500万元贷款,到郭保红手中的所剩并不多。

另有人透露,除了此次以富兴电子厂之名贷款的7500万元外,遂平县农商银行还给郭保红个人放贷款500万元,至今也没有偿还。

就以上情况,4月7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到驻马店市农商行采访,该银行办公室主任姚志奇电话联系遂平县农商行董事长朱桂杰,建议其尊重客观事实,接受记者采访。然而,当记者前往遂平县农商行时,却被门卫拒之门外,记者电话联系朱桂杰董事长,无人接听,记者向其发送手机短信,朱桂杰始终未回复。

7500万元贷款是否涉嫌违规放贷?郭保红被公安机关抓捕后,遂平县农商行内部有无自查、自省?有无处理相关负责人?围绕相关问题,记者请姚志奇向朱桂杰转交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遂平县农商行任何回复。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