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生在线

喉咽清真相调查:时代阳光药业惹大事

2018-09-21 11:17:16 来源:  作者:
摘要:喉咽清,是现由湖南时代阳光制药生产的清热解毒利咽止痛制剂与颗粒,属于全国重点中药品牌。2018年,湖南经视的广告爆出该款药品年销售额已超亿元。近日,记者收到真正的喉咽清药方

喉咽清,是现由湖南时代阳光制药生产的清热解毒利咽止痛制剂与颗粒,属于全国重点中药品牌。2018年,湖南经视的广告爆出该款药品年销售额已超亿元。近日,记者收到真正的喉咽清药方持有人、民间发明人邹俊杰八十高龄夫人钟福娥等嫡系亲属的详细情况反映,拟诉讼时代阳光严重侵权。记者经过三个多月走访调查,发现惊人黑幕。

协议约定研究成果共有:祖传秘方喉咽清32年未获补偿

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挖井人,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然而,湖南时代阳光在承债式整体兼并零陵制药厂过程中,竟然对喉咽清中药制剂的这位祖传秘方的贡献者邹俊杰及其家属,不闻不问,长期吞并合作者的巨额合法利益,不知其良心何在?从中可窥视出一个人真正的德行品格!

2018年7月31日下午17:50分,记者在湖南永州市潇水中路288号太谷酒店约见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零陵制药厂A领导,就零陵制药厂改制以及喉咽清事宜进行了详细探寻。

A领导向记者介绍,当年的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曾在零陵地区做过地委书记,喉咽清是湖南新邵县供销社主任邹俊杰的祖传秘方,通过熊清泉批示给省医药管理局。管理局科技质量处的崔姓处长,将这个事交给了零陵制药厂。1986年5月,零陵制药厂开始与邹俊杰合作研发。

当时负责技术研发的厂领导B也对这一情况进行了肯定。B领导介绍,他和邹俊杰非常熟悉。因为参与了一起研发,反复接触。

当记者问及零陵制药厂是否对喉咽清药方提供者邹俊杰给予过一次性补偿之事时,B领导断然回答,没有给予任何一分钱的补偿。其时邹俊杰向零陵制药厂曾多次谈及对祖传药方的补偿,但厂里没通过,后面一直拖延未处理。B认为,这是零陵制药厂对邹俊杰先生提供祖传秘方知识产权方面的债务。

记者向A、B两位领导出示了新邵县供销社邹俊杰与零陵制药厂、省医药管理局科技处三方于1986年签订的合作协议,协议内容第六条明确约定:研究成果属于零陵制药厂与邹俊杰共同所有。

据悉,当时管生产的副厂长是周女士,何某是技术科科长,负责技术开发。当时的科研所所长专程去新邵看望了邹俊杰先生,并仔细了解这个民间药方。

(右为当时的零药厂长伍友生,右二为95年到任的零药书记兼厂长万向东)

整体承债式兼并改制:时代阳光蛇吞象惊人

据A领导透露,湖南时代阳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兼并零陵制药厂是属于承债式整体兼并。2002年5月,仅仅以300万元收购了净资产上千万元的零陵制药厂。传说中蛇吞象的事,就真实发生了。

所谓整体承债式,就是零陵制药厂所有的负债,都由湖南时代阳光来承担处理。

其实,很多腐败案例,都存在这种以蛇吞象、以小博大的兼并方式。但湖南时代阳光药业兼并零陵制药厂,是不是经得起法纪的检察呢?

当时负责改制的是零陵制药厂一把手万某,原来是永州县经委主任调入,改制后担任了十年的时代阳光零陵地区老总。

邹俊杰作为喉咽清研究成果的共同所有者,在没有收到零陵制药厂与湖南时代阳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就被给收购了。

改制后,零陵制药厂当年销售额达到三千多万。代表性药品除了藿香正气水,就是喉咽清。

喉咽清经历十年的临床,终于于1996年拿下批文,1998年正式推向市场。

A领导介绍,喉咽清的批准文号价值至少一个亿。从临床十年到拿到批文,光成本就要花5-6千万元成本。

喉咽清早期只做湖南与广东两个省,1998年走向市场,每年才1000多万销售额。从2015年开始,喉咽清年销售额超亿元。产品成本很低,几块钱,市场价卖几十元。

当时改制制药厂评估出整个资产两三千万,负债一千多万,净资产一千多万,但当时没有对药品批文做出价值评估。2002年,时代阳光董事长朱某仅花了三百万元,以承债式整体兼并的方式买下了零陵制药厂。

零陵制药厂老厂占地面积有100亩,改制后,得到了零陵区政府的支持,以1.8万一亩批了100亩土地给朱某,如今价值400万一亩。老厂的这地,几年后零陵区政府以500万现金又从朱某手里买回去。等于当时花的300万收购资金又回来了,还挣了200万元。

A领导说,当时改制,没有招标,仅凭关系,贷款3000万建新厂。

喉咽清年产值惊人,时代阳光却偷税被罚

湖南时代阳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由于崛起迅速,董事长朱某2005、2008年当选为湖南省第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据圈内知情人士介绍,由于近年偷税被查处罚款上亿元,人大代表被取消资格。

但值得深思的是,2018年时代阳光的董事、副总经理唐姓女士意外获得全国人大瑶族代表资格。该唐姓女士,当年曾和同事陪邹俊杰一起研发喉咽清技术,是一名普通技术员。

(左二为喉咽清祖传秘方所有人邹俊杰,右一为湖南时代阳光董事、瑶族全国人大代表唐姓女士)

另据知情领导介绍,当年零陵制药厂,有很多年轻人为了享受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很多人走关系将汉族改为了瑶族,但父母兄妹至今都依然是汉族。

喉咽清湖南市场原总代理王先生介绍了喉咽清的市场销售情况。

2012年喉咽清市场开始起色,每月销售20万盒,他干到2016年就没干了。当时十只装零售价27.2元,2016年他卖了260万盒,价值七千多万。其中,湖南市场占全国市场55%左右。

市场主要做医院、卫生院等医疗结构,开发了600-700家卫生院,300多家医院,统计总共有900多家。不包括药店诊所,那叫窜货,公司要罚款。

因为时代阳光准备要在主板上市,所以在湖南卫视做广告。

而据湖南某地方的代理商C某介绍,时代阳光做药品流通很厉害,一年做了20多个亿,加上生产年产值有30多个亿。喉咽清药品进入国家医保之后,销售额稳定与大增,喉咽清销售额至少占有一个亿左右。湖南与广东为主,全国市场两三个亿都可能。喉咽清全省医院销售量是在省医药集中采购网上有统计数据的,任何医院的注册账户,都可以查询。

市场放开后,药店与诊所的销量一般是医院销售额的三倍。如果向法院起诉,通过审计就可以查到。生产量可通过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或信息工业部门等,都可以查到。

北京大成律师集团的知名律师李女士对记者提供的资料进行了认真研究,认定:合同签订的主体为新邵县供销社邹俊杰、湖南省零陵地区制药厂、省医药管理局科技处,三方签字盖章合法有效。作为共同成果的所有者,三方对喉咽清享有成果永久分享权,并不受时限限制。协议第六条“合作开发产品的所有权归属于邹俊杰”,邹俊杰及其嫡系亲属有权对过去产生的销售利润与继续生产的产品享有分割所有权与分润权。合作双方未签署协议明确约定酬劳与分配比例,本合同还需要继续签订具体合同对酬劳及分红进行约定。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